泰安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彩妆 > 正文内容

田野女人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84章 解脱的办法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泰安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不知为啥,被弄进号子之后,周晓光发现他的太极又进步了许多。或许这个说的就是祸兮福之所依。这世上没完全好的,也没有完全坏的!老天爷拿走了你一部分东西必然会给回个等价的东东给你!就象现在的周晓光!

    他本来不想搞事,只想吓退这帮人,只是他错了!这帮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那种!

    周晓光轻轻移动脑袋,竟然轻易就躲了过去!一个翻身抬拳,那货就惨叫着直飞墙上!这个立即让他兴奋起来!

    其实男人心里都充满暴力的!只要给它释放的机会将会体现他的价值!

    周晓光现在很兴奋,他的拳头更兴奋。一个翻飞几拳击中一货!那可真是拳拳拳见肉。惨叫声让周晓光的理智更加消退!他现在就象在玩过关游戏,正在痛扁BOSS,这个痛快是无以言表的!

    “是怪物吗?”的终于忍不住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嗡,屋里更乱了!更多人被击中,被摧残!哀号遍地!断骨断木声传遍四野!

    周晓光不是没受伤!他身上也中了好几棍,有一棍击中他的腹部!只是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疼痛感,反而给他的是种痛快!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跟范文强明争暗斗的闷气,给李永丽无情利用,还有深深藏在心里失去兄长,久寻不见嫂子的痛全都暴发出来!在扁人中他寻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!一种渲泄!

    周大海憨厚的笑脸是那样灿烂可爱,为啥好人就他娘的不能长命?深爱他的大哥犯了啥事?善良的嫂子为啥要远离?这些他以前堆积在心中想都不敢想的事,全在这时想起来了!

    他的拳头沾满了血,别人的自己的,全有!只是这些痛,自己的别人的!让他感到从来没有这样满足过!

    疯是种解脱的办法,发泄更是一种解脱的办法!

    尤其是别人的痛苦惨叫,特别是这伙让他不快的瘪犊子让他疯起来拼命地发泄劲着啥!

  &nb治癫痫病医院去哪好sp; 掠过他脸上的轻风就象是在周大海带他出去摘野果时的清风,有点刺脸,但又那么令人兴奋!

    那时周大海会轻拨他的脸蛋,“小家伙快点长,哥给你相个媳妇儿!”

    周晓光很想哭,眼泪叭嗒叭嗒地掉落,当拳头入肉的声音传来,他的心情又会好上那么一小会!

    “不要打了!”那个老大样子的人都要哭了!“求你了!”他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委屈过!也没有象今天这样害怕过!可以说他在江湖上还没有怕过。只是今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。横的怕楞的,楞的怕不要命的!

    这个周晓光是又楞又不要命!这他娘的光头惹谁不好非得惹上这杀神!他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,更恨不得亲手撕了光头!

    “还我哥哥来!”周晓光怒吼着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那个大哥眼露不甘的躺下去!麻痹,都求饶了还不放过!这是他倒下时的想法。

    周晓光跪在地上喘着粗气!他现在不能动了!全身的力量已经用光,现在哪怕是抬根小手指也办不到!不过这种感觉很地瘾!眼睛里的兴奋使他的眼神更具杀伤力!

    听着有呼呼声,本来还有倒地装死的人想乘机逃跑又或是打周晓光一顿。只是刚对上眼,他又倒下去了,这回他是真晕!

    其实周晓光哪还有力气揍这货。他是真累了,一个倒地又呼呼地睡上了!

    这时光头等人正蹲在门外!只是他们两眼发呆!就算再给他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进来惹周晓光!谁知道周晓光还会不会从地上爬起来海扁他们一顿?这个怪物实在难以用人的眼光来看待了!

    就在四人刚离开,一个瘦弱的身体冲进房子里抱起周晓光就走。

    半分多钟后看守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反正这伙人给抓住后迟早要扁一顿,他们自己折腾不是更省事儿!看守们一打早就知道有人在PK只是他们懒得去。

    只忻州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是这回看守也看呆了!这回不用他们海扁,因为这伙人已经不成样子,断手断脚的不要说了,还有满地血。真他娘的残忍!也不知道转过来的谁这么狂能有这样暴力!看来以后有得他们忙的了!

    暴力的主谋这会儿也不好受!

    四叉八仰地躺着,一付要死的模样。刚才是痛快了现在只留下疼!全身竟然抽不出力气哪怕是半分的力气!

    “好了?”

    周晓光努力地想转头,但他没有一寸肌肉能执行他的命令!眼睛也朦朦胧胧的瞧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谁?”周晓光很吃力地问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,屋里又陷入一片平静!

    周晓光困意又来慢慢地睡了过去,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睁开眼睛,这回能看清了,坐在他身旁的不是马志强是谁?

    “强子!”

    还在深思着的马志强一个颤抖,只是没有转过头,貌似很犹豫的样子!

    “强子你咋来了?”周晓光有点好奇,这货是他的发小从这背影上看绝对错不了!

    “咳咳!光先生,你恐怕认错人了吧?”

    没错,这货就是马志强,起码周晓光是这样认为的。“强了你这是咋了?想开我玩笑?”

    “那个!我叫阮超,光先生不要误会了!”强子看了眼周晓光站起身向外边走去。

    靠!这货不知咋了?强子虽然没有相认,但是周晓光心里很肯定这货就是马志强!因为他额头上的伤疤是小时候留下的,这个总不会错吧?

    看来是强子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方来的!只是这货为啥不相认还装得若有其事的样!周晓光恨不得海扁这丫的一顿!不过,这只是心里想想罢了,他没有行动也没有再叫强子。

    桌边放了些吃的。用一个盒子装着。工厂里吃食从来不给足犯人。看着里面的肉块,周晓光四平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很有点感动。肯定是强子自己没有吃却把这些全留给了他!

    盒子里完全没有菜汁,周晓光吃饭不喜欢把饭跟菜汁混一块。没想到强子还能这么认真照顾他。

    泥玛!周晓光心里不停地咒骂,眼泪却忍不住要流下来。

    周晓光也记不得啥时候哭过了,哦,是大哥周大海死的那一晚,他哭过!哭得天昏地暗!现在他又哭了!

    猛灌一口水后,周晓光抓起筷子往嘴里送饭。现在身处险境必须尽快恢复以应对一切!他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周二蛋!不再为一点小事儿伤神,他现在有很多大事要做!

    “啪啪,啊!”

    一个高大而神秘的人身上披着件袍子,对着一个断手犯人施刑。“快说,谁!是谁打了你们的?”

    “六号房的犯人!”

    那犯人给神秘人提着早就吓破了胆!今天真是他的倒霉日!先是给个不知名的犯人狠揍!刚刚接上断手,这回又来了个更狠的神秘人,问都不问先是一顿狠揍!在快回不过气来时才出言相问!他用嘶哑的声音不停地重复六号房,貌似怕那人听不清又海扁一顿似的!

    “他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啊!”这回他终于幸福地晕了过去!

    神秘人在审过十几个犯人之后,终于遇上个知道的。这才罢手,要不然这伙犯人有罪受的!

    神秘人迈动着沉重的步伐,脚下发出皮鞋压地的卡卡声,貌似一个人形坦克!从刚才他审问犯人上就可以看出这货力道奇大。那些犯人就象是鸡鸭似的被他一只手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房门就象是一片树叶似的飘了出去!

    “我就是周晓光?”

    袍子里有双深遂得发绿的眼睛,就象是从十八层地狱上来的玩意儿,看得周晓光直寒!

    周晓光扔掉手中的饭盒站了起来。对于找麻烦的人,他治疗癫痫病的进口药有什么从来不示弱!就算这货是来自地狱的人,他也敢的拼!

    “你是马志强的朋友?”神秘人盯着周晓光问。

    “是!”周晓光沉声应了声!

    “把他叫出来!不然你死!”神秘人指着周晓光厉声威胁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儿有点莫名其妙!先是马志强神秘出现。这会儿又有人找他!也不知道这货又惹事了啥事儿?看来这次的事比较大,人家都追到号子里来了!

    一般来说不是生死之仇,又或是很大利益谁会追杀到号子里?肯定有过不去的坎!

    对面的袍子人表面看没啥,可是周晓光心里很清楚这货不简单!从他的脚步声听来肯定是个猛有力气的。从黑袍人深遂的眼睛来看,这货肯定打斗经验非常丰富!

    “想好了吗?”黑袍人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想泥麻痹!”周晓光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威胁!

    那黑袍人嘎嘎的笑声森冷恐怖!双手一伸掐向周晓光!

    现在很累,并不代表没有反击能力!周晓光左右手一分来了招白鹤亮翅!趁黑衣人招式未老的机会腾起身子一脚踢向他胸口。只要击实了就是铁做的也受不了!

    太极讲究的就是畜力进而全力一击!动作不多但力量奇大!大有四两拨千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就象石块敲击烂木头的声音。黑袍人硬是用身体挡住了周晓光这巨力的一脚。他的嘴角明显有血溢出,但是他还是站稳了!而周晓光的这脚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。击中一脚后人也坐也下来。

    黑袍人用袖了抹了把嘴角,“年轻人,你很厉害!真的!很久没遇到象你这样的人了!而且你的潜力很大!如果不是遇上我的话,你可能会成为很了不起的高手。如果你再年轻些的话,说不定会成了一代宗师!但是你要死了,我要杀了你!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lze.com  泰安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